无极3

无极3爻森:“……老王,我快被你勒死了。”勾教练和郭经理也都红了眼睛,前者郑重地抱了抱四人的肩,道:“小子们,干得好。”爻森:“……老王,我快被你勒死了。”耀眼的灯光照在Titans的队员们身上,此时此刻,所有的荣耀、所有的光和热都倾泻在他们身上。人群的欢呼、掌声、粉丝难以抑制的兴奋的近乎嘶哑的尖叫包围了他们,让尚且还处在紧张的余韵、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四人慢慢回神。邵涵握了握爻森的手,闭上了眼睛,微凉的声音无意中透着安心与满足:“睡吧。”“爻!我可不会把最后那两枪称为运气!你们中国人太谦虚了!”伊森赞誉道,“你们值得一切赞美!”“爻!我可不会把最后那两枪称为运气!你们中国人太谦虚了!”伊森赞誉道,“你们值得一切赞美!”

无极3爻森心里一阵收紧和触动,他在这一刻忽然明白了,当初陆凯之和他描述过的那种从赛场上下来看见自己最爱的人是什么感受。爻森从比赛结束后就收到了无数的消息和电话,有爸妈打来唠嗑“儿子表现不错”的,有亲戚打来问候,也有以前的队友朋友们的祝贺,他甚至还收到了陆凯之发来的消息。至此,联赛冠亚季军的归属已经尘埃落定,从此之后,Titans每一位队员的名字都会被镌刻进这道荣誉墙里,被世界牢牢地记住。爻森心里一阵收紧和触动,他在这一刻忽然明白了,当初陆凯之和他描述过的那种从赛场上下来看见自己最爱的人是什么感受。白悦:“你这反射弧是怎么成为冠军的?”他知道他会赢,他相信他会赢,这一句话就足够了。邵涵很难描述当终场的比赛结束的那一刹那,他的感受是什么,紧张、兴奋、喜悦、激动,各种各样的情绪堆积在他的脑海里,最后化成一种紧紧拥抱爻森的渴望。

无极3“困。”邵涵轻声回答,往爻森靠了靠,柔软的发丝在他肩膀上轻轻扫了扫,“但还想多看看你。”“嗯。”邵涵的嗓音沙哑哽咽,微颤的尾音听得爻森心尖又是一软,邵涵抬起头,眼眶嫣红一片,清澈墨黑的眸子染着透明的水雾,他又低头在爻森肩头靠了一会儿,悄悄地擦了擦自己的眼泪,低声道,“我知道你会赢的。”震撼的浪潮席卷了整个赛场。邵涵握了握爻森的手,闭上了眼睛,微凉的声音无意中透着安心与满足:“睡吧。”邵涵从未这么想拥抱他,想被爻森用一如既往的力气回抱。耀眼的灯光照在Titans的队员们身上,此时此刻,所有的荣耀、所有的光和热都倾泻在他们身上。人群的欢呼、掌声、粉丝难以抑制的兴奋的近乎嘶哑的尖叫包围了他们,让尚且还处在紧张的余韵、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四人慢慢回神。伊森激动得溢于言表,大概是英语词汇量也不太够了,甚至已经开始英语德语夹杂。爻森从比赛结束后就收到了无数的消息和电话,有爸妈打来唠嗑“儿子表现不错”的,有亲戚打来问候,也有以前的队友朋友们的祝贺,他甚至还收到了陆凯之发来的消息。面对激动落泪的粉丝,Titans众人的眼睛也忍不住湿润,看见队员们眼睛发红,粉丝们更想哭了。几个组织粉丝活动的负责人赶紧让大家都先给媒体朋友们让让位置,也恳请记者们可以长话短说,让精神紧绷了好几个小时的Titans的队员和教练经理们可以早点回去吃饭休息。伊森激动得溢于言表,大概是英语词汇量也不太够了,甚至已经开始英语德语夹杂。爻森被王宇锡勒得快窒息了,他的心也跳得很快,这一刻、这一瞬间,他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值得了。

上一篇:山西拟三年挨消200个本科专业 多么的专业将淘汰

下一篇:日媒称中国北部战区与驻韩好军建热线 系假动静